WFU

2014年6月29日 星期日

黑白巨塔:難為的真理之秤 ---- 法院旁聽震撼行



黑色、白色、咖啡色、灰色,赭色、暗青綠色,這是今天我對法庭的色彩印象。

人一生中都會接觸不同的環境,
其中醫院跟法院卻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,
但醫院不得不去,
可是法院就未必人人有機會參與了。
 
十多年前在我還在讀大學的時候,
學校正好緊鄰法院,
聽說有個法律課教授會帶學生去法院旁聽,
我後來沒去選那門課,
但對法院一直很好奇,
不過卻還是望之心卻,
卻不太敢去招惹那塊充滿是非對錯之地。
 
當老師多年之後,
(尤其又當了幾年很受同學喜歡的「社會老師」之後)
越來越覺得有責任了解一點社會不同的面相,

所以決定來親自了解一下,
忍著近來身體的不適,
還是跳上單車,直赴法院參觀去。

[準備進去參觀了]

臺北的地方法院位在總統府旁與法務部之間,
入口外觀並沒有什麼特別,
唯獨進去的時候有兩道金屬探測門。

裡面冷氣開很強,
讓習慣校園悶熱的我
穿短袖短到此有點不自在,

進去以後,
慘白的牆壁配上一些硬邊的佈告,
這大概是法院想傳達給人嚴肅的印象吧!
大廳左右分成很多的門口,
可以自由進去坐在後面聽,
沒有人會攔你,
(這證明我十多年來的擔憂跟疑慮真的是多餘的。)

[法庭的結構]

後來才知道第一個參觀的地方是「民事法庭」,
裏面是解決金錢方面的糾紛,
提告與被告分坐庭中的兩邊,
彼此視線火光交錯,
言辭攻堅在其間。

民事法庭的造型簡潔有力,
首先映入眼簾是高台上的法官,
再來中間左邊是負責打字記錄的書記官,
中間右邊是幫忙傳遞證物的通譯,
在中後右方有個技術審查官席(但沒有人坐),
中間的兩側分坐上訴人與被告,
另外每個廳都有警察駐守,
陪審席則隔著一道矮木牆與這些角色相望。
 
再來我又到了大樓對面的刑事庭參觀,
刑事庭比民事廳更為肅殺,
因為刑事庭處理的是傷害方面的罪行,
甚至還會看到受邢人從一個特定的鐵牢門中被提訊出來!

而刑事庭的法庭跟民事庭座位規劃不太一樣,
法官與書記、通譯位置一樣,
但是法庭中左側坐著被告,
右邊坐著檢察官,
被害人位置背對陪審席,
與陪審席同方向看著法官。

值得補充的是,
拜現在科技的發達,
原來現在每個在中間列席的人員面前都有一個液晶螢幕,
大家可以看到書記官在整理證詞過程中每個繕打的文字,
法官或是告訴人都可以直接針對內容做討論,
真是與時俱進。

[眾生相]

短短幾小時內,
我看到好多故事,

民事庭上,
先看到了兩個原有金錢借貸關係的好友,
因為其中一方經商失敗,
另一個年紀大的人怕對方不還錢,
不斷提高騷擾,
欠的金額,大約70萬..........
再來我也看到住大樓不繳管理費,
被管委會對簿公堂的,
不過幾千塊.......
還有農會告一個憨厚的農民不繳款,
欠了大概2萬.........

這些人走出庭外,
有的馬上變臉,
有的馬上協商,
令人感慨的,
是這些金額比較起來並不高,
卻成了一根要命的稻草一再一再壓垮人,
這似乎在給人一個啟示,
只是我也形容不出來。
 
刑事庭就更精彩了!
又漂亮的媽媽桑被抓去談認罪緩刑的,
還有一個人從後面搶人家皮包在那邊支支吾吾的,
(加被檢察官痛罵)
有竊取人家信用卡去到刷玩樂的,
有吸毒的人在被法官責備的....
其中比較特別的有兩組,
令我印象很深刻,

第一個是被告詐欺的設計師,
我走進法庭旁聽席的時候法官正在責備他,
他因為挖東牆補西牆,
加上做事不夠用心且逃避,
被三位業主聯手告發,
法官已經關押他五個月,
但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他本人,
而是法官正在娓娓告訴在場每個人現今法庭審理的現實樣貌,

法官告訴這些義憤填膺的業主,
現今的法院不是以前朝代那種官府,
僅能就提告問題來探究對錯,
無法針對個人道德問題進行審判,
也就是說,
如果今天一個人竊取了他人財務,
受害人卻告他強盜希望他被判重刑,
可能會落得最後那個人「無罪開釋」的結果。
法官還暗示提告人當合約問題若不能完整執行,
是要用刑事案件還是民事案件,
是值得思考的。

另一個是一對非常登對的情侶組合,
男生瘦瘦高高,
戴著眼鏡,講話非常斯文且小聲,
女生則是清秀中帶點憂鬱,
原本當他們坐在聽證席裡,
我還以為他們是跟我一起參觀的,
後來才發現他們是被告,
而且是通姦罪!

坐在被害人席的兩個人,
看來應該是那位男士的前妻與穿律師袍的律師,
那位女士樣子不是很好惹,

當我走進旁聽席的時候,
審理的媽媽級法官正愁眉苦臉的給被告的兩個情侶檔開導,
希望能幫這兩個看起來善良的人一些忙,

被害人要求120萬元做為精神賠償的費用,
是這對情侶無力負擔的金額,
在雙方攻防之際,
我不禁思考著是否天下爭議都是這樣「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」呢?.......


 [法官差很大]

以前就聽說有「恐龍法官」,
到這邊雖然找不到長得像恐龍的法官,
但卻有了更多的發現,

我發現法官從年輕到年長的都有,
年長的爺爺奶奶級法官會當庭開導雙方,
也會解釋法律的問題跟見解,

中年的女法官則比較溫和,
審理案件的時候不疾不徐,
有的還會自備麥克風來訊問呢,

比較特別的是其中兩個三十幾歲的法官,
年輕的女法官在開庭時情緒非常不好,
一直抱怨訴訟雙方不要偏離話題,
她強調會依照書記的文字內容做判斷,
看起來很專業也較冰冷,

另一個法庭中的男法官、通譯、書記看起來全在30多歲上下,
好像是大學生在玩實習法庭的遊戲,
留著一頭短髮、像剛下籃球場般喜悅的男法官,
在審理一個外勞偷竊手機的案子,
他的態度很親切和氣,
但是這三位偶爾抓癢、偶爾相視微笑的樣子,
都還是難脫離大學生的舉止樣子,
讓我很難跟法官的感覺聯想在一起,
覺得滿有趣且另類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司法之路路遙遙,
法律成為這個社會維繫的有形準則,
卻也不見得永遠是善良人的保護傘,
在這個處處充滿貪婪與欲望陷阱的社會裡,
我們只有自己更了解法律,
盡可能的潔身自愛、廣結善緣,
才能遠離這種黑白的是非,
享受平凡無憂的幸福。

短短一趟法院之行,
見證很多人生故事的曲折,
反而會更激發人珍惜現有的一切,
 
雖然不太可能帶小學生到這裡參訪,
但是這一趟見證司法制度的現場經驗,
以後也將成為我分享經驗的最好教材。






精選文章

水泥盆栽(待補文字,先分享創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