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4年6月19日 星期四

窄門 --- 我們的教甄到底在找什麼樣的老師?


上週日對我來說,
真的是反差滿大的一天。
我們到底在找什麼樣的老師呢?




因為學校借場地需要人力支援,
我擔任了週末幼兒園教師甄試的監考人員,
上千人的考生,
卻僅有個位數上榜率,
讓考試顯得更加激烈異常,
主辦單位繃緊神經
就是希望教甄考試得以完美進行。

考試當天風和日麗,
但考場內卻沒那麼愜意,
應考老師背負的巨大壓力,
只有參與過的人才能感同身受。
 
目前教甄分兩階段,
第一階段筆試會先刷掉大多數的考生,
僅剩少部分人進入第二階段,

我Google一下他們要讀的書籍,
光書名就落落長,
考古題、專業科目、補習班講義、共筆....,
要背的書一本比一本還厚,
把原本應該帶著學生蹦蹦跳跳的老師,
重重的壓在書本堆的五指山底下。

今年因為某種原因,
新北市教甄與台北市的考試日期強碰,
所以老師得挑選戰場,
這造成考場裡有些缺考的位子。

[考試準備開始了]

五分鐘的預備時間裡,
全部人都不能動,
怕桌上考卷飛走,
連電風扇也不能開,
教室很熱,
熱到我都感覺熱空氣在我耳邊緩緩上升,

應試的老師們臉上一片烏雲,
大家不知道是太緊張還是怕被記違規,
連汗都不敢擦,
但我得先逐一核對考生的證件及准考證,
成了教室裡面那個眾所矚目的大公仔。

看著眼前的準老師們嚴肅的表情,
再對比上證件裡燦爛的笑容,
我覺得有點恍惚,
猜想到在眼前這些撲克臉的背後,
她們應該是很有教學魅力的;
另外我也發現這些老師來自四面八方,
嘉義、南投、高雄、屏東、台中、彰化...,
好像各路豪傑聚集在光明頂上對決一樣。
 
「鐺鐺鐺鐺!」考試開始了。

所有老師振筆作答,
我好奇著拿著考卷看看題目,
竟然很痛苦的發現,我實在是完全不知道考題的答案是什麼!
不是教育科目嗎?
為什麼好像跟看律師考試一樣,我一題答案都沒把握?
一下子問某句話是誰誰說的,
一下子又問某某行為是什麼專有名詞的原則?
難道以後這些老師就是要拿這些八股來說服家長嗎?
我真的是有點傻眼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考試結束了]

結束了這場汗流浹背的監考,
一小時後,
我已經在舒適優雅、
有強力冷氣跟輕音樂的誠品裡覓得了一個坐位,
準備好好把一本新書「翻轉教育」給看完,

[翻轉教育]

它的概念是來自於對傳統學校教育的反動。

當出生率急速降低下,
過去「好好唸書才有學校念」已經對「百分百錄取」的學生沒有任何說服力,
再加上網路資訊快速流通、資訊媒體日益發達,
過去死背的知識現在上網就可以輕鬆獲取到,
學校的教育地位、老師的教育角色、學生的學習心態大受挑戰,
在日本十年之前就已經遇到這樣的教學困境,
現在台灣已經步上這條時代必經之路,
因此掀起了「翻轉教育」的話題。
 
這個由日本學者佐藤學提出的教育名詞,
他強調教師應該放棄單向溝通的方式,
並能教育家長建立孩子新的學習觀念,
其實一直是我的多年來的教學方式。
 
不用單一標準來評斷學生,
不等於放縱學習,
相反的,
它比傳統考試還更有有難度,
老師要讓學生培養起品德、自信跟自我的學習動機,
放下「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」的觀念,
老師自己得先是個有愛無類的教育者。
 
可是我不禁懷疑,
現在這種教甄的制度,
究竟能為社會找到怎樣的教育人才呢?

[最偷懶的公平考試]

為了防止舞弊,
現在的教甄完全取決於硬式的背誦,
跟一個虛擬的試教表演,
過程中,
完全沒有任何老師人格特質的檢核方法,
只要是最會考試、最會表演的那個人,
就是我們社會長期的教育人員。

這造成的結果就是,
當萬中取一的可考試高手衝過這了這道窄門,
馬上飛上枝頭變鳳凰,
只要正職到手,
就算本性畢露也是天下無敵,
管他什麼教育熱誠,
因為這場考試裡面找的,
根本就不是這個東西!
 
而且,
當教甄的考試難度日益激增,
能通過考試的,
盡是「放下俗務」專心應考的人,
那些已在任教的代課老師們,
只能選擇上班打混摸魚,
或是下課時拋家棄子的唸書才有辦法考上,
 
考試對他們的教學表現完全沒有任何採計,
這又讓多少用心的代課老師感到委屈呢?........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評析至此,
我能體會學校那些優質代課老師只能硬戰教甄的無奈,
但我認為,
這樣的教甄制度應該要改進了!
因為好的壞的老師,
都會因為他們小小的行為,
逐漸累積出整個社會對教育界的觀感,
這不是現在教育人員自掃門前雪就可以躲避的事實。
 
[改革教育不是只有拿學生做白老鼠,先選出好同事吧!]

我會建議教甄制度應該多些質性的評量,
且為避免少數人從中收紅包舞弊的情形,
應試老師們在學校代課上的成果表現、學生匿名回饋數據資料,
都應公開展示、公開評選,
俗話說「日久見人心」,
經得起時間考驗的老師才是我們應該找的老師,
而不應該是讀書時間最多的人。

 
「十年寒窗無人問,一舉成名天下知」是士人一生的企盼,
卻也造就「一將成名萬骨枯」的感慨,
如果制度是好的,
一時挫折也不會影響整體的進步,
但如今的公立教師考試只選出一些考試高手,
如何能讓準老師們感到心服、
社會感到幸福呢?
 
在少子化嚴重,
家長卻更加不信任公立教師資素質的現況下,
我們如何選出未來的教育精英,
是個值得大家深思的問題。







(本文所有圖案皆為示意圖,與實際考試無關)

精選文章

水泥盆栽(待補文字,先分享創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