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

人性壓抑的極致體驗---Netflix《深入全球最難熬的監獄》


作者:
陳璽元



這是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,偏偏很多人生場合,都有可能有「監獄」的影子,像是學校、軍營、無法迴避的人際環境等.... 因此這次Netflix的影集「深入全球最難熬的監獄」,我想透過真人實境的體驗節目,感受一下極端世界的生存之道。


先說結論


如果監獄是個人類世界裡必然的存在,他除了關押「無法殺掉」的壞人外,還有三層意義第一個就是做為文明社會的警惕,警告心存歹念的人不要越過紅線;第二就是讓認識它功能的人意識到自由可貴,在監獄或是各種不自由的環境(我覺得軍營也差不多如此)裡,人性在高壓下變得很暴力,很原始,也不是很美麗的事。

第三層意義就是看見用愛心來感化他人的可能性,從北歐國家對受刑人高度優厚待遇的例子,讓我徹底反思彼此文化底蘊的差異。


節目概述


這個節目前後找了兩位硬漢主持人出外景,先後進入巴拉圭、德國、模里西斯、賴索托、哥斯大黎加、哥倫比亞、羅馬尼亞、挪威、巴西、烏克蘭、巴布雅新幾內亞、貝里斯、宏都拉斯、波蘭、墨西哥、菲律賓等國,參觀當地重刑飯的監獄。

根據各國人均收入、預算經費、人民習性不同,每個國家監獄都發展出自己管理之道。大致上相同之處,大概是押送入監過程,通常都是摧殘尊嚴的開始,然後伙食難吃,生活環境抑鬱壓力爆表,讓獄囚感受強大精神折磨。
  
我印象比較深刻的,是幾個國家因為社會法治太差、管理經費又不足,監獄竟然讓犯人自己領導犯人,甚至還可以在裡面擁刀械自重的,而最慘烈的住宿環境(其實幾乎全部監獄都差透了)接近煉獄級的,就屬菲律賓幾百人擠在一個小房間的畫面,讓人實在難忘。
 

試想,除了冤獄者外,身旁的獄友多半都是強姦詐欺、燒殺虜掠的窮兇惡極之徒,要在裡面活下去,身心靈都時時處在極度緊繃的狀態。
 

超另類旅館級存在--挪威「哈爾登監獄」


在一片高壓管制重刑犯的世界裡,竟然有這樣一個不可思議的存在,從進入報到開始,獄卒會親切跟囚犯握手,然後第一次入住的房間,竟然有冰箱、舒適床鋪、獨立廁所的單人房,看得我下巴都要掉下來,連要冒險犯難的主持人也不敢相信。

在這個監獄裡,平常管理人員跟犯人輕鬆的坐在沙發上聊天,裡面還有各種配備齊全的職能房間,甚至還有超市可以自己購物 ,根本就是一種「軟禁」的狀態。
  
這一集讓我感觸非常的多!雖然這個節目都會在下半段讓主持人獄警身份來參觀監獄,在挪威這間監獄也體驗了快打部隊的訓練,可是還是讓我去思考:「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文層次,才能讓社會去誕生出這間如此寬容的監獄空間?

窮凶極惡的犯人,在每個社會(尤其是被害人眼裡)都是該被嚴刑處罰的一群人,但是在數十個全球重刑監獄中,只有這個監獄的犯人,出社會後再犯罪機率最低,其他監獄犯人總是進進出出,這其中有什麼道理呢?

















監獄為什麼要存在?


在這影片中,很多高壓管理的監獄負責人,都不斷重複一個論點:「監獄不該是讓人想來的地方。」「就是要把監獄弄得很可怕,讓人不敢進來。」可是在影片的國家背景分析中,也會發現會進到監獄裡的人,很多就是因為國家狀況不好,人民觀念偏差,或是個人社會條件低落,才會導致入監服刑的窘境。

像是非洲國家,當地把女性視為次等人,男性覺得隨時可以強暴女生,而在中歐國家,吉普賽男性覺得逞兇鬥狠、不愛工作才是男子氣概,所以這些人進了監獄,等於只是社會把這些人集體趕到羅馬競技場去自生自滅而已,這些人就算待到白髮蒼蒼再回社會,頂多只是等死,根本沒有解決社會問題。

所以當殺人犯不能立即伏法,送進監獄又是為什麼?是為了用耗費生命來修理他?還是為了改正呢?既然最後都要被放出來,壞蛋在裡面又該怎麼做?雖然這節目隱晦的讓觀眾(我)覺得,提供一個包容親切、良善對待的環境,彌補這群人內心缺乏的不足才是正解,但整個社會價值觀應該很難接受認同。
 

回到教學觀點


以下我不再針對監獄問題繼續探究,刑事法治研究工作是司法人員的責任,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,關注回生活上的議題---教育教養上。

這是個滿值得跟孩子還有學生探討的節目,富蘭克林說:「智者從別人的失敗學到經驗,愚者只能從自己的失敗記取教訓。」  監獄世界給人的震撼,就像宗教故事裡地獄場景圖一樣,是給人一種警惕。

接著也可以討論不同國家對待受刑人的方式,如果只是放任關押,那是否還有任何意義?再來甚至可以深入一點思考難道被關進去的人,真的都跟我們一樣的知識水平?還是因為知能素養不足,才會被當做社會的棄子?當我們理解這種情況,我們能為自己做什麼(將關注圈拉回到影響圈),來爭取一個美好的人生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精選文章

水泥盆栽(待補文字,先分享創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