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1月30日 星期六

住院心路記:痛苦的插管經驗讓我更成長



作者:陳璽元


上面是我第一次用Samsung Tab S7+畫的年畫作品,感覺還OK!過去每年都有畫張年畫(唯獨跳過去年),今年比較特別之處,是在醫院完成作品的...。超級不舒服的時光,讓我有機會深刻反思,特別記錄一下。


治療前準備


感謝我的理髮師半年前發現後腦勺好像有地方腫腫的,經過去醫院核磁共振檢查後,發現有脂肪瘤,幾經考量後決定切除,但因為腫瘤位置敏感,所以需要全身麻醉。

插管治療需要住院,住院第一天,我還可以悠哉畫圖、打電玩、看影片,頂多左手被打了一根軟針,方便吊點滴使用,但只是唯一的不舒服了。

第二天上午,開始進行麻醉諮詢,麻醉科醫師推薦我選用自費三種材料:「熱空氣式保溫系統(2000元)」、「進階通氣道裝置980元」、「OTM術後退麻藥處置6000元」
,我立馬請問醫生老弟去問問同行,也請教護理師,得到的答案都是建議可選用的。

事後也覺得,該多花的錢還是要花(幸好也都在保險給付之內),因為健保只提供基本保障,如果要過程舒服一點,當然還是得使用者付費才合理










辛苦的插管體驗


開始治療前,有護理師、麻醉醫師反覆對我進行身體評估,幾乎都是確認同樣問題:出遊史、接觸史、重大治療史、生活習慣、慢性病史等;手術治療部分,我過去只有皮肉外傷的縫合,全身麻醉部分,只有之前做過兩次大腸鏡,此時天真覺得,插管不過就是沈沈睡去,悠悠醒來而已,直到後來才知道,原來插管治療是這麼不舒服的事!

大腸檢查是靜脈全身麻醉,而這次插管治療是動脈全身麻醉,後者術後恢復時感受非常痛苦

當被推進手術室,眼前許多日光燈箱向下飛去(因為頭朝前朝上),身邊綠色的牆、許多綠衣服護理師在我身旁穿梭,進行各種前置作業,畫面真像電影,然後就是一個大大氧氣面罩出現眼前,醫師開始叫我大口的吸氣吐氣,讓麻藥進入全身,接著便昏沉睡去.....。

當然不知道過了多久(約四小時後了),被護理師大聲拍著醒來後,受先感覺沈重的睡意,伴隨全身不適,腦後也包了一大包,並看傷口被接出了一根引流管,連著一顆「手榴彈」(裝滲血的小瓶子),接著才躺著與太太見到面。
   
治療前一天,我從晚上八點都沒有進食喝水了(幸好有點滴所以不渴),手術送出來,已經隔日傍晚,本來有請太太買粥跟吐司,但也完全吃不下去,強烈的噁心感,讓我感覺每一口吃下去,就會吐出來,所以只好丟棄作罷。

因為身體全身器官麻藥也還沒退去,所以此時全身都像在罷工抗議,除了想吐,伴隨全身無力跟暈眩,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,每一躺下去,就是睡上一個小時,我問護理師:「不是已經自費6000打快速恢復劑了嗎?」她跟我說,很多人退麻藥過程會不斷嘔吐,我現在也只是頭暈,恩.....看來有比較有差,該花的錢真的還是要花...
 

後來住院醫師告訴我,一天不吃也沒事的,少吃也可以少拉,對全身無力又拉個點滴架,還帶一堆線(滴管線跟血罐瓶)的我來說,算是一大好事。

手術完的這一天,就在強烈噁心感籠罩下,沈沈睡了...


不自由時光給我的省思收穫



第二天,陽光照進房內,我清晨醒來感受一切,想想之前手腳靈活,自己很少用慢速度來生活,手術後被迫接受不自由身體的短暫期間,讓我重新看出不同的自己。

就像我常想,年輕人跟老年人差異是什麼?除了吃的鹽量跟歲月累積不同外,我想最大的差別,大概就是身體的狀況,去影響心理的狀態吧年輕人精力飽滿,身體的速度快,可以做些不經大腦思考也來得及反應的事,所以衝動莽撞、享樂至上,那是青春的本錢;等到年紀大了,行動跟不上想法,人被迫從肢體邏輯轉變成大腦邏輯,運用心智的時間增加了,相對自我保護機制也變多了,所以變得城府謹慎,行為上的成熟,其實也是種認命的結果

就像我躺在病床上,什麼也不敢亂吃、不能亂動,被迫一瞬間成為超老年狀態,痛苦的身體讓心靈活動快速增加,這時去聽聖嚴法師「大法鼓」的開示(這是Youtube唯一沒有廣告干擾的頻道),聽大師生前用平易近人的話語解答人種種的困擾,非常美好。



幾個感恩感謝


此次感謝太太的陪伴、謝謝主治蔣永孝醫師親自手術(病患超多的良醫果然名不虛傳)、謝謝阿公阿嬤照顧女兒,岳父岳母關心、負責保險的好友雅郁協助、謝謝朋友在臉書上給我的打氣,感恩台灣的醫療環境真是很好,希望這個國寶級資源被長久愛惜下去。

在醫師檢查確認OK後,平安出院了!接下來就是一段康復期,但我相信老天爺這次給我這樣的挑戰,肯定是要送我一個超棒的大禮物,期待那個禮物到來吧!






精選文章

水泥盆栽(待補文字,先分享創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