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6年5月13日 星期五

辦美展必吃的5個苦瓜

作者:陳璽元





美術班是一個令人又愛又累的工作,它有廣為人知的教學快樂,也要付出不為人知的痛苦。其中「痛苦指數」最高的,大概就是「成果美展」這件事吧!


成果美展不只是作品掛一掛


「辦美展不難吧?」、「不就小孩作品掛一掛?」,如果說到籌辦成果展,多數人都是這樣想。

辦美展像是給師生的一場期末測驗;當考卷最後寫滿答案,題目常看起來一點也不難;這也像賈伯斯當年拿出第一台 iPhone 在世人面前時,那精簡的設計,讓人誤以為這巧思得來全不費工夫;多少人能真正理解成果誕生的痛苦呢?也許說了你才會明白。
   


第一顆苦瓜:醞釀創意之苦

  
兒童作品要畫得華麗很簡單,教小朋友套個模式,大家做得差不多的就好了;但當要學生展現創意,同時兼顧創作水準,難度就全面升級,像是把小孩子從戲水池裡拉到日月潭游泳一樣困難。創意的訓練過程中,時間有限,失敗卻常常有,醞釀創意,讓學生在「非典型的創作經驗」中找到自己的路,總是考驗著老師的心臟。


第二顆苦瓜:催生作品之苦


「一條拉鏈的強度取決在哪裡?答案是最弱的部分!」同樣的道理運用在團隊、班級裡,也是同樣的道理。
    
日常教學中,只要有幾個創作遲緩的同學,就會牽制住老師許多時間,造成課堂進度延遲;雖然創作也是慢工出細活,不過當時間壓力排山倒海而來,作品難產碰上時間無情,是老師回避不了的挑戰。


第三顆苦瓜:掌握策展進度之苦


一個成果美展,背後有很多系統環環相扣,像是:「人力調配」、「時間進度」、「空間規劃」、「資源整合」、「主視覺規劃」、「動線設計」、「推廣行銷」、「開幕節目」等,缺一不可。
   
多年前第一次開始籌辦展覽的時候,常常不能面面俱到,顧此失彼,弄得人仰馬翻;包括行銷不足,空有精彩美展卻來客不足,或是資源整合困難,把自己弄得分身乏術,直到熟悉流程,才了解策展永遠都有突發狀況,所以「完美掌控展出」其實並不存在,「圓滿完成展覽」才是努力的目標。


第四顆苦瓜:協調製作畫冊之苦


一本成果展的畫冊,需要上千件的學生作品,收集作品的過程,是個恐怖的夢魘。
  
以建安美術班的例子來說,每個學生都有「個人頁」,每頁要4件作品,加上班級共同頁,合計每個老師都要經手120件以上的作品,(畢業班老師甚至要收到240件以上),壓力之大可想而知。

畫冊製作每個環節疏忽不得,印刷前要經過三次校對,每次校對,都像玩一場輸不起的「找出兩個版面有什麼不一樣?」遊戲,偏偏錯誤總是無所不在,令人核對的心驚膽跳。
  
畫冊製作是門專業的技術,找到好廠商就能事倍功半,感謝意研堂團隊多年用心的製作!(謝謝康老闆)  :)


第五顆苦瓜:船過水無痕之苦


人的忘性是很可怕的,所以最痛苦的往往是沒有忘記回憶的人。

幾屆成果展跟畫冊統籌下來,每回嘔心瀝血、熬夜燒肝,製作盛大成果,感動長官與家長,獲得一時好評,但人來人去,稍不留意,時間就無情沖淡精彩輝煌的記憶。每次翻出多年前的照片資料,對當年師生情誼仍記憶猶新,但照片中的學生早已遠離,有些更是早就忘記當年的萌懂無知。這種事過境遷的感嘅,就像在海邊堆沙堡一般,得自己感受那種落幕的失落。


我的體悟:教育不是看少做什麼,而是看該做什麼!


美展帶來心靈之苦,幸好也伴隨同等快樂。看著眼前學生慢慢長大,順應自己的付出而變化,仍有種比捐錢做善事還更有做功德的感覺

葉丙成教授說:「為未來而教」,什麼是未來?就是思考老師今天做了什麼,能夠影響三十年後的學生模樣,只做真正的有價值的教學,才是應該把握的方向。
      
我覺得教育只是一種「將心比心」。華麗的色彩與創意只是一種呈現作品的方式;對我來說,每天陪學生玩、帶著他們嘗試未知,甚至陪著不想比賽的孩子放心做自己,就是一直抱著「如果有一天我有孩子,我也希望人家這樣對我孩子」的心態教育不一定是讓學生得獎越多越好,而是成就孩子善良正向的人格才重要。

  

美展歡迎你的參與


美展開幕了,經過了一夜難眠,開幕儀式終於順利完成;今年我第一次帶了三年級小新鮮人,感受到小小朋友純真熱情的心靈,自己也被滋潤的很幸福。
   
這次美展對我而言,雖然一樣是在校外舉行,但青少年育樂中心有良好的展示設備,都讓策展活動順暢不少,重要的是每次展覽都是老師與同學全力參與的心血結晶。

如果你很久沒有感受過小朋友創作的熱情,或是想找回自在揮灑的感動,你都應該參與這場找回童心的心靈聚會。





看更多精彩照片




精選文章

水泥盆栽(待補文字,先分享創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