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

該相信什麼?該怎麼做自己?「素養教育工作坊」有答案


又再次回去擔任新思惟素養教育工作坊的助教,在聆聽蔡校長的經驗分享過程中,再次對一些關鍵字有些深刻的體會。


用「光譜思維」看「媒體識讀」


目前這個社會裡,每天有太多資訊需要去過濾,所以【媒體識讀】就變得像這個非常重要,通常我們對政治傾向明顯偏頗的媒體,常常會有強烈的好惡感,不是非常討厭,就是非常相信,但正確的方法,應該是把每個媒體來源,都看做一個【光譜】,它有它值得信任的地方,跟不值得信任的地方,我們可以藉由提高資訊吸收來源、擴大訊息視野,去理解這媒體能信任的比重有多少?不能信用的比重又有多少?它什麼東西是可以相信的?什麼東西不可以相信?媒體能力是當今非常重要的素養,藉由光譜的結構去釐清影響我們感官的資訊,會讓我們活得更加踏實。 



人沒有完美價值觀,只能完善價值觀


第二個不錯的收穫,就是關於【價值觀的闡述】部分,為什麼有些東西不能公開的分享,而是必須透過繳費的課程,或者是私人群組的聊天方式來闡述?那就是因為每個人有自己固守的價值觀,自己所能夠影響的,其實就是價值觀相近的人而已!

就以【延遲享樂】這個例子來說,有研究顯示,「延遲享樂」並不適用於某些人,比如對非常貧窮的人,或是其他有特殊理由的人;例如你讓一個有糖尿病基因人去相信少吃一點糖,可以讓他在三五年後避免被截肢,可是讓他為日後「身體不變」付出的代價,是「當下立即的損失」,他能否接受這個挑戰情感衝動的勸誡,取決於此人的思考素質是否同步配合。

這個觀點打開我最近比較卡住的思維,因為
我發現自己在闡述藝術教育的價值觀時,心中常常會有正反兩極的衝突,比如我相信真正適合孩子的美術教學,就是減少大人過度干預,或是勸家長不要以比賽為導向的培養,但這種觀點本身跟我所在的美術班部分競賽業務就是衝突的,也不適用於堅持相信升學考試才是王道的家長。

「不同的戰場,需要不同的成就感來源」,即便美術創作本身還是應該回到樂於創作的初心,但選擇美術競賽的人,成就感自然來自(不擇手段地XD)贏過他人。所以我能改變的,只是那些能還夠相信我價值觀的朋友,就像我無法去說服、無法給那些非常貧窮或是非常富有的人什麼建議一樣,他們沒有理由相信我的價值觀,我也無法影響他們。

理解這一點之後,就不會想的什麼想法都要很「完美」才說,我能做的,也就是盡力把自己完善,不要讓自己後悔,這就是我在這次「素養工作坊」中自己最大的收穫,也是未來要不斷提醒自己的地方。 ^_^



素養教育工作坊 / 教學筆記



一門好的課程,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收獲,想要積極向上,讓自己孩子在社會階層力爭上游的人,都應該來上課。  






精選文章

水泥盆栽(待補文字,先分享創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