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

為什麼大嬸婆失靈了?----藝術產業的本質


阿嬸婆圖片來源:Google網路。左半部圖像版權所有:劉興欽

作者:陳璽元

想知道兒童美術教育「怎麼學」?不如先從美術教育該「做什麼」開始。最近本土畫家劉老師的不滿,是個值得省思的例子。



熱血老畫家的憤怒:我用真心換絕情





新聞中,老畫家憤慨政府的「短視近利」,連自己無償提供版權供新竹政府辦觀光,也沒有得到妥善維護......
   
真正問題在哪?這要從「文化產業的本質」說起。


天底下最艱深的學問,就是找到「本質」


學術界裡,每個科目中最難讀的一本,往往就是『概論』的書。也就是說,探討學問的本質,才是最重要的學問。
      
「捨本逐末」是大部分人每天在做的事。人類所有行為發展,都是在原始目的上,不斷附加更多的行為,最後常迷失自己。

例如歹徒的犯罪行為,本質上只為了「存活」;隨著屢次獲利,食髓知味,到後來無法自拔,成為慣犯,甚至引來殺身之禍。
  
同樣的道理,上網本質是「與世界保持連結」,打遊戲、看韓劇本質是「調劑身心」;結果最後變成沉迷臉書,一有空就要刷螢幕才能安心。玩遊戲看影片的人為了破關追劇,廢寢忘食,最後目標完成,一剎那間無比空虛,是每個人都體會過的經驗。可見人在做事的時候,常忘了思索事物的本質。


回到標題,為什麼「大嬸婆」無法成為新竹動漫文化的代表作呢?


藝術商業本質,就是要不斷「再創造」


「藝術再創造」分兩個層面:「藝術家不斷創造作品」、「別人不斷創造意義」,前者是需要自我強迫,後者則要完全自發。

從老畫家角度來看,評審回答實在太污辱人,不重視本土漫畫。不過再拉高觀點,就發現「大嬸婆漫畫」已經距今二三十年,十多年來,也沒有任何話題性的作品問世在書店架上,加上資訊爆炸,大家遺忘速度超快,「大嬸婆」已經變成個過時的符號代表。
   
顧客是很現實的,「大嬸婆」的故事停產,加上本身造型也不合現代人口味,沒有足夠力量成為強力的文化象徵,只算是在地藝術家的個人創意財。也就是說,它沒有「讓人想拿來複製」、「做成公仔放在身邊」的效益,自然沒有人想要抬轎。

不過,與它同期誕生、至今仍是香港代表公仔的「老夫子」卻是個歷久不衰的例子;《老夫子》的作者王澤就高明多了!不但真的把他兒子取名叫王澤(原本只是個筆名),讓兒子繼承自己畫風,持續在市面上推出新書,延續老夫子的角色生命。

文創產業本來就是一個「高勞力度的資本財」,沒有持續的創作,推出新產品,自然就會被市場淘汰出局。


結論是,劉老師在台灣漫畫史上功不可沒,但文化系統能建立,本質上是要切合到群眾的心願,無法靠政府或是過時角色就能獨撐大局。除非不斷增加新的故事意義比如最近敗部復活的皮卡丘),或是造型本身就有強大的競爭力(就像故宮翠玉白菜,或是龍貓,一直被喜愛跟討論),才能維持文創符號的強度。 


藝術事業應該「循其本」


兩千多年前,莊子跟惠施為了「水裡的魚快不快樂」辯論起來,最後莊子說:「請循起本」,將爭論拉回原點完勝好友,至今讓人津津樂道。這就是思考本質的精神。
  
從上面新聞事件中,漫畫家劉興欽雖然在文化推廣受挫折,但他一生奉獻漫畫事業,享受到創作回饋給自己的幸福,已是千金難換的價值;就算今天角色對調,他能掌握大筆預算卻無暇創作,恐怕只會更不快樂。
   
因此選擇專業藝術家的路,只能盡力推廣作品,持續為創作附加新價值,不管錢多錢少都能甘之如飴,若沒有明白這個本質,就無法樂在其中。


我的結論:除非自己本身俱有藝術狂熱,不然做「純藝術家」還真不是理想的發展,這是我目前的感觸。生活之餘,保持藝術的興趣、喜好,我想是適合更多人的方式。 :)


這樣的觀點你認同嗎?



精選文章

水泥盆栽(待補文字,先分享創作)